首页 项目动态 业务范围
阴手功夫·一指禅真传(下)
发布日期:2022-08-16 09:01    点击次数:184

以武学打开世界

图片

图片

洗手方二

川草乌各3克、天南星3克、蛇床子3克、半夏3克、百部3克、花椒31克、狼毒31克、透骨草31克、藜芦31克、地丁31克、青盐31克、地骨皮31克、紫花31克、龙骨31克、海牙31克、硫磺31克、刘寄奴62克。

以上各药,加醋五大碗,水五大碗,共煎之,熬至七成为度。洗手时先将药水放炉火上,待其微温,即将手放入,至极热取出,然后行功。行功既意,更如法洗浸一次。此方较第一方为轻。受损轻微者用之有效。若稍重则药力有所不及,宜用前方为是。

内服方一

川草乌去皮9克、苍龙3克、白芷3克、细辛3克、川芎3克、防风3克。

以上各药,共研末。如遇手足转运不能自如,筋络酸痛者,即用陈酒冲服。每服3分至5分为度。

内服方二

红血藤9克、五茄皮12克、土别6克、莪术9克、乳香6克、赤芍6克、虎骨6克、桑寄生6克、白芥子6克、川牛膝9克、伸筋草6克、自然铜6克、大独活6克、壮细辛6克、西当归6克、桑枝6克、粉甘草6克、三七6克、羌活9克、川乌3克、山棱6克、松节9克、南星6克、稀莶草12克。

以上各药,用上好烧酒浸饮,每日3次,每次饮量不必过多,以一小杯为度。可以防阴毒之侵害。

七、阴手功夫之原理

天下之事,无论如何神秘,如何离奇,但若果有其事,则终跳不出情理之外。果越乎情理之外,则世间必不曾真有其事。即如阴手功夫,可用指或拳,遥作指点,能使相距数步以外之人,暗中受伤。在常人视之,固神秘离奇之至矣。顾其所以能如此者,亦正有其理由在焉。譬如以口嘘灯,初时能熄其近者,稍远即弗能熄。若能时时练习之,亦如行功然,则久而必能及远。其始弗及者,气力未能达故耳。阴手功夫之理,亦犹是也。初练之时,毫无功夫,故非但其技不足以制人,即练时亦犹患困顿疲乏之苦。功夫稍深,则其阴柔之劲自至;待功臻绝顶之时,则其劲至巨。十步之内,遇作指点,中人如载刺,且阴寒澈骨,足以使毛骨悚然禁不能声。较之用兵器击人,尤为猛烈。如中阴手,其伤且无药可救。盖其阴柔之劲,日积月累,而至于此极也。且练习此等阴手功夫,入手之初,亦并非即行凭空练习者,而先从实处入手。惟此所谓实者。亦非全实,乃实中带虚之法。如练一指禅,必先用软索系略重之物,悬于梁间;然后用手指点之。其用重物如石块秤锤,实也;必以软索系而悬之者,实中带虚也。练此等实中带虛之法,其发劲亦必半虛而半实。将此半虚半实之劲,练至功深之时,然后更减少其实劲,增加其虚劲。如此逐步去,终能达到虚劲十足,实劲全无之目的。然此虚劲,尚只能及物,而不能透物。如再进一步勤加练习,则可臻透物之境。纵或距离之间,有物阻障,其阴柔之劲,亦可直透而过。至此则阴手功夫,已达炉火纯青之境,而无可再加矣。

八、一指禅之由来

武功一道,本盛于西域。即溯吾国拳术之创始,亦莫不推崇达摩。而达摩固西域人,以传教而入中土者。一指禅之法则,亦西域奇术之一也。考其源流,尚远在金元之世。盖自达摩以后,西域人对于中原之影渐深。东来观光者,颇不乏人。商贾来往,亦与日俱增。而关山阻隔,常遭劫盗之苦,故商贾来往,必结队而行。每队之中,必有一二奇技异能之士为之卫,以防不测,据传,曾有一队西域商人,运货入中土,全队不下二三十人。中有一~僧,菱黄瘦弱。群呼为喇嘛。至豫之方城山附近,人言山中有匪巢,为首三人骁勇无比,中有一人,且练成铜筋铁骨,刀枪剑戟不入。喇嘛微笑,示意全队且前行。次日抵山麓,果被群盗拦住去路,为首者横眉怒目,大声狂呼:“尽献所有,可免一死!”喇嘛乃前,俯首曰:“路经贵地,纳款为大王寿,理当如是。若欲尽取而去,则吾等何以为生?还望鉴察。”喇嘛操番语,盗不能通其意,乃率众突前。喇嘛赫然震怒,挺身横截之。两盗魁为喇嘛击中。立毙。另一即说者谓其练得铜筋铁骨者也,戟指狂吼,状如疯魔,喇嘛叱之曰:“鼠辈速退,不然,者,吾指且贯汝腹。”盗不悟,举械相扑,喇嘛竖一指遥点之,盗竞惨呼而仆,视之死矣。自是方城山中之盗乃鸟兽散。事闻于白玉峰接踵追之,会于燕京,相叙甚欢。白玉峰敦请喇嘛至少林寺,竟传其技,即一指禅功夫是也。从此一指禅之功夫,遂得流传中土。而少林寺之武功,亦以一指禅为之冠矣。

九、练习一指禅之用品

练习阴手功夫,所用器物。不止一种。须依其程序,逐步更换之。兹将各种用品之制度。分别述之于下。

(一)悬锤

用铁制成一极大之秤锤,实心,上锐下丰,呈六角形或八角形。其顶端橫凿一孔,成为一钮,作贯索之用。锤之重量,以2,5~3,5千克为度。锤如不用铁铸,以石代之亦可。锤身之外。则为软索。此索以棉线绞成者为佳,取其质柔而坚牢也。软索之粗约小指之半,长约1,7米。以一端扣于锤之钮上。须牢结之,勿使其松弛而易解。其另一端缠缚屋梁之上,使锤悬于空际。

(二)药袋

依后面所列药方配置齐全之后,外加白醋5千克,白盐5千克,入铜锅煎煮半个时辰,乃将药渣滤去。更取湖沙5千克,放入白中,倾入药汁,拌而匀之,至成柔韧之糊,更用布袋盛之。制袋之布,以柔软而牢固者为佳。质地厚而且硬者,则不宜用。将药沙入袋之后,紧缝其口,置于日光不到之处,待阴干、凝成一块,即可应用。兹将各药开列于后,以便配置。

虎前掌1对、黄荆子6克、血竭1,5克、生半夏9克、白蚤子3克、川续断6克(去油)、油松节15克、甘草6克、老,鸦草18克、茜草根9克、大力根15克、桂枝尖15克、石菖蒲9克、青木香9克、没药6克(去油)、自然铜6克、雕爪2副、狼牙虎刺6克(醋煨研末)、苍木耳6克、海桐皮6克、红花6克、五加皮15克、核桃皮9克、沙木皮15克、白鲜皮6克、防风6克、乳香6克(去油)、紫苑茸6克、石儿穿6克、千年健6克、杜仲6克、仙鹤草12克、当归身6克、川石斛6克、熟地6克、蚺蛇胆1个、荆芥6克、川千膝9克、皮硝31克、蛇床子31克、稀莶草12克、南星9克、生草乌6克、闹杨花6克、胡蜂窠1个。

(三)油灯

此项油灯,务须用旧式者,铜制滋制皆可,须用棉油燃点灯草为合式。取其灯焰弱小,初步之劲, 798宜于达到也。

(四)烛台

烛台俗名蜡扦,大都以铜锡制之,以高约17厘米者为合式。所用之蜡烛,初用极细者,取其焰较小,易于使劲,以后逐渐更粗者。初时或用洋烛亦可。

(五)纸罩

纸罩一物。用以间隔灯焰。先用竹枝扎成长方形之立体,每边之阔度,约17~20厘米,高度在33~50厘米之间。然后更用极薄之皮糊于竹筐之上。皮纸俗称洋柔皮纸。质疏而柔韧,可以透风。惟极牢固,不易破损,以之糊灯罩,最为合用。盖质密之纸,劲不易透也。

(六)纱罩

纱罩之为用,与纸罩完全相同,即其制法亦无异,依上节所述之尺寸,用竹枝扎成方筐,用纱糊之即成。惟糊罩之纱,时须更宜。初时用线纱棉纱之类,取其质疏易于透劲。以后则更易以质地较密者,或竟用茧绸棉绸之类。此须视学习一指禅功夫之人,进步如何而定。

(七)布罩

大小与上述之纸罩纱罩相同。惟易纸与纱为布耳。扎竹为筐,初时用极薄之洋布糊之,以后逐渐更薄布为厚布,再变双层,三层、四层,终且易以极厚之土布。八琉璃琉璃一物,俗称明角,质薄而透明。在未有玻璃之时,恒以此为制灯良材。其质地极密,水滴其上,不能透过。练习一指禅而用之琉璃,或单用一片,遮于灯烛之前,其大小以足可蔽障灯烛为度;或竟用琉璃所制之台灯,则较为简易。其所以必有此一步者,则以绸布纵质地极密,终有布眼,劲尚易透。琉璃则无此弊。此乃数百年前沿用之旧法。若在今日,除都市普遍使用电灯外,农村则恒用煤油灯。灯固有罩,其罩乃用薄玻璃制成,质亦与琉璃相等,颇足供练功之用也。

十、一指禅之预备

(一)点石

所谓点石,并非一定要用石头。即墙壁桌椅,凡稍坚硬之处,皆可用之。练习阴功者,除左撇子外,点石均用左手之一指行之,大约用食指者居多。平居无事之时,即将此一指向坚硬之物用劲频频点凿之,不必规定点凿之数,亦不必规定行功之时。但有暇时,即便行之。点至指倦而觉酸麻,则稍休以舒其困,待指力恢复,则更行之。此法极为简易,而且到处可行。初行之时,用力稍轻,以后逐渐加重,以至能将坚木凿成深洞。此系练习指面之实力者,可与下节卧虎一步功夫,不分先后,同时并进。

(二)卧虎

此法除练习指面实力之外,并可兼及臂肘各部。练时先将身伏卧于地,然后两手各用大中食三指,按于齐眉之地上。两足伸直,两足尖直支于地。用身向前伸,乘势徐徐升起;至离地约33厘米时,臀部后挫,全身随之后退,且缓缓压下,至离地约10厘米处,更如法向前探出而上升。如此往复行之,力尽则稍休以舒其困,然后再行。在行功之时,全身各部,除左右手之大中食三指及足趾外,其余各部,完全凌空。此功在初行之时,进退升降,未及数度,两臂指趾,即觉酸麻欲折。迨练习既久,则种种困难,逐渐解除。至久行不疲,再在背上压以石片,如法行之,先轻后重,至50千克为度。行功之时间,每日以清晨及傍晚各行一度为适宜。每度之次数,不必规定,视练者之力量如何而定。

(三)插沙

插沙一法,已涉由实入虚之道。非复尽用刚劲矣。法用盘满盛湖抄,在练过点石、卧虎二功之后指力亦已充足,将指插此松软之湖沙,自然容易,且或反感力之无所施。正因要如此,始能化刚为柔也。此步功夫,须行之于卧虎功夫之后,不能同时并行。

(四)拈豆

插沙之际,臂部之血液完全集注子指端;且指向下行,血不易回。行功既久,难免发生停滞之患。血液一旦停滞,非但于行功上发生阻障。且有指端肿胀溃烂之虞,故必用拈豆之法以济之。取精圆之黄豆三颗,用大中食三指拈住,在指面,上轮流旋转,目的在于使血液得以流行无阻。

十一、一指禅之练习

以上述各种预备功夫,其练习之时期,最速一年,最迟一年半。必能有成。在将点石、卧虎、插沙、拈豆等法练至成熟之后,则可进一步练习正式之功夫矣。练习正式功夫,其法亦不一。或循序而进,或结合两种功夫而展夕分习之。凡可以并习之法。以结合习之为宜,因可节省时间而期速成也。而必须循序习之者,则不可并习,否则即陷越跨之弊。兹特将各部之练法,分述于下。

(一)点锤

悬锤之制,已如前述。点锤一法,为一指禅功夫入门之初步,以练习实中带虚之劲。虽名曰点,其实则于点之外,犹有迎定其荡势之法也。练者立于离悬锤约33厘米许处,并足正立,然后即将练功之手,运其力于一指之顶,向锤点去。指着于锤,锤必向前荡出。此时练习之手,并不收转,只待锤荡回,仍用此一指迎而定其势。然后始略收回其手,转劲再点之。初,锤之荡出,必不甚远,或仅0,3米许。以后逐渐增远,至无可再增之时,则泛面向高,荡回时其势已骤。而我可以用指一迎即定其势者,已得点劲。可更进一步而练凭空指点,此即由实入虚之途径矣。其法:人距锤稍远,伸直其臂,然后如法用指凭空向锤遥指之,不及于锤者约13~16厘米。锤沉重,初时固不能使之稍动。但练习稍久,则渐能应指而微动,且一动之后,势不易定,必待其静定之后再点之。更历若干时,则荡出之势渐增。是时宜于悬锤软索之旁侧,横贯一绳,以定其势。直至锤之荡出,不能再远而泛高,即可将所立之处,移远33厘米,如法再练。历若干时,再移远33厘米。果能移出1,7米以外,如法指点,亦可使锤荡出至极度者、则此点锤了功夫竞矣。功夫练至此一步,已足以致人于死伤,慎毋以为阴功未成,而妄试也。

(二)药功

药功一法,所以辅佐各种方法所不及者也。凭空练习,固可以练出阴柔之劲,然指端及皮肉筋骨所成,易受外伤。况此等功夫,易受阴毒。一旦阴毒袭入内部,后果,不堪设想。药功之法,即所以增加指端之抵抗力,而控制阴毒,使其不得内袭者也。药物之配置,已详见用品章中。行此功者,先将药袋平铺桌上。在行功前一炊时许,用沸水一碗,沃于药袋之中部。待其水沁入药内,则凝结成块之药沙,必融解而柔软。此时可用练功之指,向药袋潮润之处,轻轻点凿之。至觉指端极热,稍稍休息片刻,再行练习。每日晨夕各行功一度,每度以点凿300次为度。如此逐日行之,3月而可。惟以后在练点日指灯等功夫时,犹须间杂行之,不可偏废。此一步功夫,须将点锤练至成熟后,方可练习。

(三)刺日

此一步功夫,须在药功练过3个月后,始可从事。每日展起,在日尚未出之前,可至空旷高阜处,先行吸取清风,待红日上升,则用手指向日刺之。点剌之数,亦逐渐增加,至每晨刺300度为限。夜间则向月行之。亦如其法。大约须时一年左右。而此功始可结束。此功之成否,无法验视。为行功者每次点刺时,似有冷气从指端破空而出,则大致完成矣。

(四)灭烛

练习此一步功夫,宜在室内。室宜深广,卧榻亦可设于内,盖行功坐卧,取其便利也。练习之时,须将室中之门窗,尽行关闭,使风无从透入,以防灯焰播动,然后将所备之油灯燃点之,焰须极小。练者先立距灯1米之处,举手用指遥点之。此时因经过刺日之一步功夫,指端之劲,已不比平常。指点之初,灯焰亦必稍稍摇动。由此而进,遏动之势,必逐渐增大,终且至于应手而灭。至此更将距离移远1米,而将灯焰亦稍增大,如法行之,如此距离愈移愈远,灯焰愈增愈大。直至距离10米,油灯之焰,至无可再大时,则易油灯以烛。烛亦先用细者,烛纵极细,其焰必较油灯之焰为强。以后则逐渐增粗。练习此一步功夫时,人与烛之距离,不必移动。譬如距油灯已及10米者,既易以烛,则仍在相距10米外行之。至能用极巨之烛,燃其强烈之焰,亦能举手一指,烛光应指而灭,则此一步功夫,即告完成。

(五)刺井

此一步功夫,可以与灭烛之功夫,同时并习。日则练刺井,夜则练灭烛。刺井之法,极为简易。人立井畔,用练功之一指,于井口之中央,向下刺之。每日清晨、傍晚,各行一度,每度刺300次。刺时虽指不及物,然亦必运足全部功劲于指端,不可疏懈息慢,否则必不能望其成功也。初行之时,固然凭空作势,无甚影响。待功夫稍深,则手指每一刺下,井中之水,必隐隐作声,似微波激荡者然。由此而进,则水声逐渐增大,竟至手指甫下,即发隆隆之声,震于耳鼓。过此则水渐,上溅,始则不及井栏,继则及栏而上,终且飞越出井栏而上溅数尺,刺井功夫,亦告完成。此功较灭烛一步,似觉稍难,故练习时间,亦必较练灭烛所费者多。惟两步功夫,相辅而行,以此之有余,补彼之不足,以彼之有余,补此之不足。其效又较巨也。

(六)透劲

所谓透劲者,即将此阴柔之劲,练至精深无比。非但能及物不衰,且即使中间有阻隔之物,亦可透之而过,不为所阻。练成之后,非但能于一指间使距离甚远之敌人受伤,即使隔室之人。但能知其所居之地位,亦可指点而创之。惟此为一指禅功夫之最高峰,难以企及。寻常之练一指禅功者,往往将灭烛、刺井两步功夫练成即止。盖功夫至此,亦足以遥点而伤人矣。练习透劲,亦用蜡烛,惟外面另加灯罩耳。各种灯罩之制法、已如前述。最先用纸罩,罩中燃烛。练者立于相距10米处,出指点之。有此一层障阻,初时其力未必即能透过皮纸,而达于烛焰。练习稍久,自见功效,始则烛焰微微摇动,继则摇动之势增加,终且应指而灭。至此则可将纸罩撤去,易以纱罩,如法行之。先用棉纱所制,次用较厚之纱制,终易棉绸或绸茧制成者。纱质愈密,则阻力愈大,指力愈不易透过。棉绸之后,则易以洋布所制之罩。初仅一层。练至力能透过,烛焰当指而灭时,则加糊一层,如法练之。至三层之后,则易以坚厚之番布,至隔此番布而能指灭烛焰之时,则更易以琉璃灯。用通行之煤油灯代之,功效相同。练至能隔此玻璃之罩而将灯焰指灭者。则大功告成矣。此一境界,非15年之功,不可至也。

图片

全 集

爱武术·就收藏@好功夫·勤研练

@ 武宗武术《形意拳》全集电子资料@ 武宗武术《八卦掌》全集电子资料@ 武宗武术《太极拳大系》全集电子资料@ 武宗武术《中国武术大系》全集电子资料

@ 武宗·首发古今《中国气功大系》全集资料

图片



Powered by 太原享青春美容养生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