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动态 业务范围
依据《离婚协议书》对被执行的房屋提出执行异议(之诉),能否获得支持?
发布日期:2022-08-17 15:51    点击次数:138

郑重声明: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对于这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并没有做出明确规定。因此,不论在法律逻辑上,还是价值判断和利益衡量上都会有争议,法院的判决也是有支持和不支持两种观点。注:本文以执行标的物是房产为例。

 

一、支持

 

支持以《离婚协议书》的约定排除执行的典型案例如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50号、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42号。

 

总结这两个案例的观点,并结合一般的法理,支持的理由如下:

 

(一)从法律逻辑上

 

1、(2015)民一终字第150号判决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至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就应当在如下意义上理解,即符合这些规定所列条件的,执行异议能够成立;不满足这些规定所列条件的,异议人在执行异议之诉中的请求也未必不成立。”也就是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没有对“能否依据《离婚协议书》排除执行”这个问题作出直接规定,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之诉没有明确法理依据,并不代表案外人就不能依据《离婚协议书》排除执行。这就打破了“案外人的执行异议要有明确法理依据才能得到支持,没有明确法律依据就不能得到支持”这个法律逻辑。

 

2、(1)在民政局备案的离婚协议签订的时间早于被执行人债务产生的时间;(2)被执行的房屋不是被执行人的责任财产,但却是案外人要求办理过户手续的对象;(3)案外人实际占有被执行的房屋等等。

 

(二)从价值判断和利益衡量上

 

1、不存在通过《离婚协议书》逃避执行的情况;

 

2、案外人的“居住权”(标的房屋对案外人的生活保障功能)优先于申请执行人的普通债权。

 

二、不支持

 

不支持以《离婚协议书》的约定排除执行的典型案例如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黑民申2209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黑民申2302号。

 

总结以上两个案例的观点,并结合一般的法理,不支持的理由主要有:

 

(一)从法律逻辑上

 

1、《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被执行的房屋没有登记在案外人名下,因此案外人对标的房屋不享有物权。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下列内容:(一)案外人是否系权利人;……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一)已登记的不动产,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标的房屋没有登记在案外人名下,因此案外人不是标的房屋的权利人,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能得到支持。

 

3、离婚协议是夫妻双方内部的约定,不具有公示公信效力。相反,物权登记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对外效力”大于“对内效力”,标的房屋被执行后,案外人可以依据《离婚协议书》和相关法律规定等向被执行人主张赔偿。

 

4、案外人的执行异议没有法律依据。

 

(二)从价值判断和利益衡量上

 

1、防止夫妻双方利用《离婚协议书》规避执行;

 

2、保护善意第三人,保护交易的安全;

 

3、标的房屋没有按照《离婚协议书》的约定过户到案外人名下,说明案外人有过错。

 

4、法律规定和法院判决具有指引作用,如果支持案外人能够依《离婚协议书》的约定排除执行,则是变相地鼓励夫妻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后不办理过户手续,这会损害更多的债权人的利益,导致交易风险越来越大,交易成本越来越高,减损交易量。

 

三、建议

 

以上两种观点,不论是从法律逻辑上,还是从价值判断和利益衡量上,都有其合理之处,但是法律毕竟要明确,才能更好地发挥其定纷止争、利益分配、行动指引等作用。因此,我建议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裁判是否支持案外人依据《离婚协议书》所提出的执行异议(之诉)。

 

1、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离婚协议书》

 

这里面需要强调的是:(1)时间先后。签订《离婚协议书》的时间早于标的房屋被查封的时间。(2)《离婚协议书》的效力。重点审查《离婚协议书》是否存在“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等无效的事由。一般而言,为规避执行而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可以以“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为由认定《离婚协议书》无效。

 

2、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该不动产

 

也就是说,标的房屋对案外人是居住用途,是保障其居住利益的,“居住权”大于申请执行人的普通债权。

 

3、非因案外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

 

因为不存在支付房款的问题,因此免去了“已支付全部价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部分价款且将剩余价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执行”这个要件。但是要强调非因案外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因为如果因案外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那么在有过错的案外人的利益和无过错的申请执行人的利益之间做选择的时候,应当优先选择无过错的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此外,这也是为了引导案外人积极办理过户手续,防止纠纷的发生,防止损害申请执行人的权利,白鹇防止交易风险的扩大和交易成本的增加。

 

 

附张某某与万某某、成某某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案情简介:(一)位于上海××新区潍坊××街坊××潍坊××室【沪房地浦字(2008)第×号】的案涉房产,购买时间为2008年7月份,产权登记人为成某某。该期间为张某某与成某某婚姻存续期间。该房产已办理按揭,归还贷款的钱均由成某某支付,至2012年09月份止。(二)张某某与成某某于2008年10月20日在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协议书》第三条第2款约定:“上海××新区潍坊××街坊××潍坊××室【沪房地浦字(2008)第×号】房产归女方(张某某)所有”。(三)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终字第133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富源贸易公司应偿还万某某借款6750万元及利息,成某某、成城集团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该案借款发生时间为2011年8月。(四)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赣执异字第1号执行裁定书载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万某某与被执行人富源贸易公司、成某某、成城集团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案外人张某某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拍卖案涉房产提出执行异议,被驳回。张某某于2016年2月29日收到该裁定书。(五)2014年9月成某某为法人及实际控制人的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一份《资产委托管理及处置协议》,约定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其名下控制的大量土地及物业交由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及处置。2014年9月1日成某某与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成某某将其名下的案涉房产每月6万元共20年1440万元出租给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六)受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万某某与被执行人富源贸易公司、成某某、成城集团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案外人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6月对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拍卖案涉房产提出执行异议,被驳回。法律文书为(2015)浦执异字第269号《执行裁定书》,时间为2015年11月20日。

 

裁判原文节选

 

一审【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赣民初18号】本案争议焦点问题是:(一)张某某要求确认被执行房产归其所有,该主张能否成立;(二)张某某诉请法院停止执行该房产查封、拍卖,该主张是否具备足够的理由阻却法院对房产的查封、拍卖。关于焦点一,张某某要求确认被执行房产归其所有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张某某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理由是:1、张某某认为案涉房产归其所有主要理由就是离婚协议中的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案涉房产的登记所有权人为成某某,而非张某某,虽然离婚协议书中约定案涉房产归张某某所有,但民政部门不是不动产变更登记部门,即使离婚协议书在民政部门备案,也不能达到物权设立、变动的公示效力。离婚协议书并非法定的物权变更的法律文件,不能变更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2、张某某与成某某2008年10月离婚,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一直没有办理相关的房产过户手续(协议约定一个月办理过户),亦无相应证据证明张某某向成某某主张过,张某某的行为明显不符合常理。3、《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案涉房产已经抵押给招商银行上海东方支行,张某某与成某某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成某某名下房产划归张某某所有,并未经抵押权人招商银行上海东方支行的同意,在未还清按揭贷款之前,显然是无法办理变更过户。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故离婚协议中的约定仅在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效力,并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力。婚姻关系结束后,双方不去办理过户手续,则只能形成张某某对第三人成某某的债权而不是必然形成对案涉房产的所有权,故张某某要求确认被执行房产归其所有,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关于焦点二,张某某提出停止执行该房产查封、拍卖的诉讼请求及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案涉房产购买时间为2008年7月份,2008年10月20日张某某与成某某协议离婚。但该房产一直由成某某占有、使用、处分,2014年9月成某某将房产出租给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用租金抵偿债务,为此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向法院提出过执行异议。案涉房产还存在按揭,已抵押给银行,而归还按揭的款项均由第三人成某某支付,至2012年09月份止。虽然张某某与成某某离婚时约定案涉房产归张某某所有,但产权登记人一直为成某某,本案执行异议所审查的标的物是房产,应根据物权法相关规定确认房产所有权人及变动等相关情况。离婚协议书不具有物权变动的公示效力,亦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力,张某某不能仅以离婚协议书的约定而主张案涉房产的所有权人发生变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根据房产证登记所有人的情况,对第三人成某某的房产依法查封、拍卖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张某某并无充足的理由阻却法院对案涉房产查封、拍卖的执行行为。张某某要求停止对案涉房产查封、拍卖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条、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张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42号】本案的焦点问题是:(一)张某某能否确认为案涉房产所有权人;(二)张某某对案涉房产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一)关于张某某能否确认为案涉房产所有权人。本院认为,张某某与成某某于2008年10月20日协议离婚时,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上海××新区潍坊××街坊××潍坊××室【沪房地浦字(2008)第×号】房产归女方(张某某)所有”,该《离婚协议书》上加盖了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婚姻登记专用章,说明案涉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的分割经过了民政部门的备案,无证据证明该离婚协议系虚假或伪造,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张某某、成某某针对案涉房产分割达成的前述协议,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由于案涉房产并未办理所有权登记变更手续,目前仍登记在成某某名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关于“不动产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本案仅凭案涉离婚协议无法发生讼争房产物权变动效力。但张某某可基于离婚协议对案涉房产归属的约定,向不动产登记机关请求变更登记其为房产所有权人,该请求能否实现,取决于是否有足以阻止该变更登记的情形发生,如在按揭贷款未全额偿还的情况下抵押权人是否同意变更登记等,故尚处于不确定状态。因此,现阶段张某某对案涉房产仅享有请求不动产登记机关进行所有权人变更登记的权利,尚不具备直接确认其享有所有权的基础和条件,本院对张某某请求确认对案涉房产享有所有权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张某某对案涉房产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本院认为,综合本案具体情况,张某某虽不能直接确认为案涉房产所有权人,但其对该房产享有变更登记为所有权人的请求权,该请求权可以排除人民法院根据万某某的申请对案涉房产的强制执行。理由是:一方面,从两种请求权产生的时间来看,张某某对案涉房产享有的请求权是基于2008年其与成某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产生,而万某某享有的请求权是基于2011年成某某出具的担保《承诺书》产生。张某某的请求权成立在前,其与成某某不存在通过离婚协议预定转移、逃废此后成某某可能发生的担保债务。万某某的请求权与张某某的请求权相比较,在时间上不具有优先性。另一方面,从两种请求权的性质和内容来看,张某某享有的是针对案涉房产要求变更登记为所有权人的请求权,而万某某享有的是针对成某某的一般金钱债权,该金钱债权并非基于对案涉房产公示的信赖而产生。具体而言,成某某为富源贸易公司向万某某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时,未将案涉房产设定为抵押担保物,万某某亦并非基于成某某名下登记有案涉房产而同意其为借款人富源贸易公司提供保证担保。因而,万某某的金钱债权请求权与张某某的所有权变更登记请求权比较,在性质和内容上亦不具有优先性。故张某某关于停止对案涉房产强制执行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张某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赣民初18号民事判决;

二、停止对位于上海市潍坊××室【沪房地浦字(2008)第×号】房产及地下车库的强制执行;

三、驳回张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00元,由万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Powered by 太原享青春美容养生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