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动态 业务范围
伊坂幸太郎 + 布拉德·皮特 = ?
发布日期:2022-08-23 09:48    点击次数:84

作者:Matt Zoller Seitz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来源:rogerebert.com(2022年8月5日)

《子弹列车》是一部很容易拍成动画的动作片,事实上,它看起来和感觉上都很像动画。影片的故事发生在一列穿越日本的高速列车上,但其大部分内容都是用绿幕拍摄的,而列车所经过的城乡风景主要依靠微缩模型和电脑合成。影片中的人物也很抽象,而且似乎有意漫画化。

所有的人都是受雇的杀手或与犯罪世界有关的暴力分子,大多数人要么怨恨他人,要么被人怨恨,试图逃避过去行为的后果。他们往往有悲情或纯粹崩坏的背景故事,而且不可避免的是——导演似乎受到了昆汀的影响——其中大多数人都喋喋不休,只要没有人用枪指着他们的头并命令他们闭嘴,他们就会一直絮絮叨叨,而且腔调混合了黑色喜剧和低俗血腥的风格。

《子弹列车》

布拉德·皮特扮演的瓢虫(Ladybug)曾是一名刺客,被命令登上这列快车,偷走一个公文包,然后下车。他需要顶替另一个在最后一刻无法到场的刺客,他拒绝了上司让他带枪上车的建议,因为他刚进行了心理治疗,已经放弃了杀人。与瓢虫同行的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怪咖。

乔伊·金扮演的角色是王子(The Prince),她一开始假装成一个无辜的、被男人的残忍吓坏了的女学生,但马上展现了自己聪明而无情的一面。布莱恩·泰里·亨利和亚伦·泰勒-约翰逊扮演两兄弟,他们接手了一个又一个任务,手下亡魂的数量似乎达到了三位数,现在,两人的目标在火车上保护公文包,并护送一个被称为白死神(White Death)的极道老大的20多岁的废物儿子(罗根·勒曼饰)。

白死神是一个掌管着极道家族的俄罗斯人。他的脸直到故事结束时才揭晓(对观众来说,最好不要预先在网上搜索是谁来扮演的这个角色,因为这是整部电影最大的惊喜之一)。

真田广之扮演的角色是长老(The Elder),一个与白死神有着微妙关系的头发灰白但仍然身手不凡的刺客,安德鲁·浩二扮演他的儿子;这对父子为了复仇而上车,因为有人把长老的孙子从百货商店的屋顶上推了下去, 卡尼尔美业(武汉)科技有限公司使他陷入昏迷。他们认为幕后黑手就在列车上,混迹在这群杀手之中。

影片的情节最初似乎是由明确的目标驱动的,围绕着昏迷的孙子和金属公文包。但随着新人物的出场,并表明他们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子弹列车》演变成了一个关于命运、运气和因果报应的随便但真诚的声明——瓢虫对这些主题的不断评论(往往是幽默而絮叨的),常常发生在他与经纪人(桑德拉·布洛克献声扮演的玛丽亚·比特)之间,让人觉得像一本指导手册,以传达影片的实际旨趣。(瓢虫这个角色有点像《低俗小说》中的朱尔斯,在摒弃暴力之后,他仍然被困在生活中,并且恰恰因为他已经决心不再拿起枪,生活甚至变得更加具有挑战性)。

角色的名字在画面上以各种字体出现,然后是闪回式的介绍,类型片粉丝早已在昆汀·塔伦蒂诺(《杀死比尔》似乎对本片影响颇深)和盖·里奇(他开创了独特的「小伙动作片」[lad action],脏话辱骂变成了挥拳舞刀)等导演那里见识到了。这些杀手用枪、刀、拳头和任何他们能拿到的东西来对付对方(公文包既是防御性武器又是进攻性武器,频频出现)。

他们一边厮杀,一边开玩笑,有时当他们中的一个人死去时,风格会转变为一种悲壮的哀叹,由于演员的精湛演技,这种哀叹往往很有感染力,但这并没有激发出更深层的情感,因为影片的其他部分是如此的油腔滑调和肤浅。

《子弹列车》由大卫·雷奇执导,他曾是尚格·云顿和本片主演布拉德·皮特的特技指导和银幕替身,也是查德·斯塔赫斯基(《疾速追杀》系列)曾经的导演搭档。他如今已经成为了熟悉各种高级杂技动作的专家,代表作包括《死侍2》《极寒之城》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很难否认他是执导这类影片的最佳人选之一——偶尔我们会看到《子弹列车》略显荒谬的视觉效果,接近于《极速赛车手》中的迷幻风格,这也是一种相当不错的刺激。

但这类影片是否值得再拍一部则是另一回事。它似乎想两全其美,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轻松而愚蠢的,没有任何深度」,同时又想用戏剧性的时刻触碰我们的内心,让我们为角色哭泣。亨利和泰勒-约翰逊的故事线做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们两兄弟之间的确有爱,即使是在他们互相伤害的时候也是如此,而且两位演员的表演非常有感染力,尽管两人的伦敦口音偶尔会让人出戏。

但其余角色让人感觉很木楞,没有诚意。《子弹列车》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它作为惹是生非的喜剧的时候,这些捣蛋鬼都认为自己是自由人,但实际上都只是列车上的乘客,从一个站飞驰到另一个站,对其他乘客的任何欲望都视而不见。这种抽象性和「这一切都只是个笑话」的幽默,最终消解了任何触及观众内心的可能。

这个项目在另一个方面也相当抽象:剧本来源于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小说,故事中的人物都是日本人。雷奇和出品公司——他们从安东尼·福奎阿那里接手了这个项目,福奎阿曾想拍一部不那么戏谑的《虎胆龙威》式的电影——将这个故事「国际化」了,从雷奇的长期银幕伙伴皮特担任主角开始。

据称,他们曾考虑将故事搬到欧洲,但最终还是决定保留日本的背景,并且辩称《子弹列车》是一部可以在任何地方发生的奇幻电影,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地方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考虑到《子弹列车》对日本符号和文化态度的依赖程度(乔伊·金的角色基本上是原作中的女学生的化身),这种解释完全站不住脚——更不用说除了少数几个完全是刻板印象的黑帮成员,所有的核心人物都不复存在了,他们被浓缩到了一个仿照《普通嫌疑犯》中的凯撒·索泽塑造的俄罗斯大佬身上。

如果电影中没有任何东西是真实的——无论是作为选角的理由,还是作为一种指导性的美学——为什么不干脆完全学习《极速赛车手》或《黑客帝国》的风格,将整部影片都用绿幕来拍摄,并将故事设置在未来的另一个星球或另一个维度?

无论如何,这实际上是一部漫威超级英雄电影,只是这里面的人物被杀后不能复活。《子弹列车》可能是一件疯狂的流水线之作,而不是一部在技术和逻辑层面雄心勃勃的电影,没有表现出太多情感或思想方面的精进。



Powered by 太原享青春美容养生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