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动态 业务范围
皈依在掌心的泪花
发布日期:2022-08-16 01:19    点击次数:102
忆秦娥*伤别  文/雪 情难绝,中宵寄语西楼月。西楼月。凭栏怀旧,怅心暗结。何方笙歌临窗咽,离愁又被庭风泄,庭风泄,悲音渐远,终成伤别。                                                ----题记         这个春天,一片萧瑟,就连停在枯树上歇脚的小鸟,也被蒙了一层西北的沙尘,没了鲜活的生气,更别说姹紫嫣红开遍。     拉上窗帘,与这灰蒙蒙的天隔绝,孤守灯下,铺陈开案上的素笺,在瘦仃仃的风里,纤绵的情曳着片片花雨漫天飞舞,恰似清寥情念,却不知是忧伤还是美丽,是瀚博还是逼仄。     踌躇间,拎起那一卷细碎的心情,在午夜的门楣上绽成一朵纯白的花蕾,循着夜风里飘渺如水的琴音,让花香盈袖的记忆在指下恣意环绕,临摹出一袭飘逸的影子,摇曳成梦里湿泺的心絮,寻找庄生旧梦的遗痕。     那一年,你的心曾在莺歌燕语中,问世红尘情缘,竟一直末能走出这庭院深深,末能借着笔下的词藻,抵达素衣素颜的世界。其实,不是你不能,而是你明白,所有的缠绵悱恻只是一片水墨,一转身,你还在句首,她却早已落在了句尾, 广州体育馆没有起承转合,你与她,终会是那皓腕下错过的宫角徵羽。     你说,看淡了尘世间缘起缘灭的沧桑浮沉,也渐已明白了镜花水月的空净无尘,你的心,只想与自己的对白平等相爱,任眉睫在风痕内绽开,把自己弥撒在脉脉的愁绪里肆意放逐,任其凝固成一颗颗纯洁的心粒,洒满一地。因为早已知晓,人生如戏,再执着终究只是一场枉念而已。只是回首时,她依旧是你手中传诵的古诗,遗留下的却是散场后的寂寞。    你眼角的贪欢,终究化成一滴滴清泪,潮湿的思绪无心再去品味平仄缠绵的诗行,静坐在寂寞的边缘,一遍遍聆听袅袅的清音,一次次举起酒杯,维持着曾经的那份迷离姿态,于朦胧里将一份人生的感伤轻踮慢挪;于空蒙中,循着曾走过的旧路,一个人伴着寂寥冷清,重温曾经的眉梢旧梦。    直到此时你才明白,有些过往是不能让它随风飘散的,而是揉碎在心,铭刻在骨的。就如冬天的最后一片雪花,落入掌心,融了,就成了一朵泪花。那就让她在掌中皈依吧,别让她掉在水里,化做烟霭深处的欵乃声,一去不返。    虽然你的情感世界里,经历的多是荒芜,可你还是竭力想将尘烟里的寂寞开成一朵绚烂的花,不说离愁,不言情深,情愿在光阴的岸上,栽下花荫,抬腕信手摘星揽月,挂上柳枝头,默默守候,默默追忆,让所有失却的温馨与柔美,在诗笺上绵长若水。那一刻,我终于读懂了三个字,“爱无言!”      你知道,她,只是你的一个故事,在诗经的水湄,南朝的城池,今朝的桃花边落幕,永不再续。    她明白,你,终究不是她的归人,只是个过客,一夕红颜黯尽,终要远隔天涯,从此了休。    而我,依然在你们演绎的故事里,荒凉着属于自己的寂寞,在断章的诗句里拈花微笑。等到夜幕孤山,烟苍露浅,我才看清我自己......    这样的故事也算是故事吧,以爱为墨以情为笺,吟诵出红尘里最婉约缠绵的爱之篇章!    只是今宵的我,怎会无由的饮醉在这晓风残月里,听月落乌啼,唱响了谁的风霜千年!    当流云的聚散、游鱼的嬉戏,这些生动的事物提醒着我岁月静好的珍惜时,亲爱的,我,珍重!    此文在2013年3月13日发表在“雪”的空间。附:皈依在掌心的泪花       皈依在掌心的泪花(雪) - 散文随笔 - 文学风 

Powered by 太原享青春美容养生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