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动态 业务范围
还原电影《色戒》原型:民国上海名媛郑苹如的传奇一生
发布日期:2022-11-22 16:22    点击次数:52

还原电影《色戒》原型:民国上海名媛郑苹如的传奇一生

1940年,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上海西郊某荒地停下。

后排座位的男人下车后,粗暴地将一名眼睛蒙着黑布的年轻女子从车中拽出,

随后,车中的几人把她团团围住,撤下了黑布,

当女孩看清周围环境和他们腰间的手枪时,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她慢慢抬起双手,用手指拢了拢两侧的头发,又整理了一下大衣下摆,笑着对为首的人说:

“我喜欢漂亮,希望你不要打我的脸,让我走得光彩些。”

三声枪响后,这个女孩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而这个女孩就是电影《色·戒》王佳芝的原型,郑苹如。

01

1918年,郑苹如在日本出生,11岁时,随家人一起回到中国。

她的父亲郑钺,就职于高等法院,她的母亲木村花子出身日本名门世家。两人因革命相识,因此,郑苹如虽生长在国外,但从小就有着强烈的爱国思想。

上学期间,她经常打印抗日传单,宣传革命理念。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上海沦陷,前线士兵伤亡惨重。郑苹如第一时间带着物资慰问士兵,照顾伤员。

随后,她将这段经历拍成话剧《抗日女生上前线》,并在学校组织的文艺汇演中演出,得到校内外人士的一致好评。

她在剧中的形象还登上了《民国画报》。

1932年6月,讲述世界著名间谍之一玛塔·哈丽传奇一生的电影《奈何天》在上海上映。

片中惊险又香艳的剧情刺激着年轻人们的眼球,尤其是结尾处,女主角画着烈焰红唇,笑着飞吻,向众人告别,坦然赴死,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年轻女孩中甚至刮起了一股“间谍风”,她们幻想自己历尽艰辛,成功打入敌人内部,获取重要情报,最终完成任务。

紧跟潮流的郑苹如也像这些女孩一样,满怀热血,急于施展。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5年后,她竟真的实现了这个愿望。

1937年,19岁的郑苹如美丽、大方、家世优渥,被著名画报《良友》邀请拍摄封面,轰动整个上海滩。

起初,郑苹如打算借着画报的热度,成为电影演员。但思想保守的郑钺认为,演电影不符合大家闺秀的身份,强行阻止。郑苹如的明星梦只能作罢。

不久后,郑苹如经人介绍,认识了军官王汉勋。

两人很快相恋,并计划在秋天前往香港举行婚礼。

可一切却因为淞沪会战的爆发,推迟了。

身为空军作战队的队长,王汉勋必须放下儿女情长,投身战场。

出发前,王汉勋紧紧拥抱着郑苹如,坚定地表示打完这场仗就成婚。

他还留下了写着“亲爱的苹如,永远爱你的汉勋”的全身照,给郑苹如作纪念。

郑苹如则化身未婚夫的坚强后盾,捐钱捐物。若是有士兵不幸牺牲,她还会带着物资,上门安抚慰问。

残酷的战争并没有影响这对小情侣的感情,她把写着“赠给最爱的汉勋”的照片寄给王汉勋,表达爱意和牵挂。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竟是彼此间的最后一次交流。

02

这年年底,郑苹如在上海政法学院的同学聚会上,发表抗日演讲。

慷慨激昂的她,恰好引起了时任中统上海特区情报区长陈宝骅的注意,并一眼认出她是《良友》画报上的摩登女郎,便立刻打听起她的身份。

原来这个明媚少女,是郑钺的二女儿,中日混血,也是上海名媛界的代表性人物。

面容姣好,熟悉上等交际圈,高学历,精通日语……种种条件加在一起,简直是难得的人才。

于是,陈宝骅开始频繁接触郑苹如,希望她加入组织。

此时的郑苹如,刚满19岁, 798正是斗志昂扬的年纪,再加上受电影《奈何天》的影响,很快接受陈宝骅的提议,正式成为“中统特工”。

或许由于年龄太小,又是外人眼中的“娇小姐”,刚进入组织后,郑苹如并不受大家重视,也没经受任何专门培训。

不过,凭借美貌和背景,她很快融入日本高官层交际圈,还成为日军的翻译兼播音员。

这期间,郑苹如为组织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重要情报。

但毕竟是年轻人,郑苹如也险些“酿成大祸”。

1938年底,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儿子近卫文隆突然在上海失踪,给日军上下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就在他们准备派出全员搜寻之际,近卫文隆又毫发无损地自行出现了。据他说,消失这几天,在和郑苹如秘密恋爱。

这个乌龙表面看是小情侣间的浪漫,殊不知其实是郑苹如精心策划的一起绑架。

当时,近卫文隆深深拜倒在郑苹如的美貌和气质下,使尽手段追求女方。

“恋爱脑”的近卫文隆对郑苹如可以说是有求必应。郑苹如就此产生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天真想法。

她先是带近卫文隆到夜总会跳舞,然后又邀请他去朋友家过夜。说是过夜,实则是对其进行软禁,进而要挟日方做出停战撤军的命令。

软禁成功实施后,郑苹如马上向上级汇报。

上级领导经过反复权衡,认为近卫文隆并不足以成为日本退兵的筹码,并为了保证郑苹如的安全,要求她立刻释放近卫文隆,此事才算作罢。

一个月后,郑苹如又传递出一条重要信息——汪精卫计划投日。

遗憾的是,国民党当局获悉此事后,没有及时行动,导致汪精卫投敌叛国,建立汪伪政权。

此次之后,郑苹如的能力得到一众认可,愈发受到党内重视。

这时,一个极为艰巨的任务出现了。

03

彼时的上海,终日硝烟弥漫。昔日的繁华景象,只剩残垣断壁,霓虹灯下歌舞升平,却也暗藏杀机。

这重重杀机全都指向一人,他就是——丁默邨!

丁默邨早年间曾是共产党员,后投靠国民党。抗战期间,业务范围他是最早一批叛投日本的高级军官之一。

1939年,他与李士群等人建立了震惊国内外的“76号特工部”,用极其残忍的手段镇压各界爱国运动,杀害了三千多名抗日志士,被国人称为“丁屠夫”。

由于丁默邨对国民党内部情况和行事风格十分清楚,经常令对方伤亡惨重,所以国民党当局领导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干掉丁默邨。

接到任务的陈宝骅考虑到,丁默邨好色如命,而且还担任过上海民光中学的董事,所以漂亮且曾在那所中学读过书的郑苹如就成了这个“美人计”的最佳人选。

在种种安排下,郑苹如在中日亲善联谊会上,与丁默邨“重逢”了。

攀谈中,丁默邨得知这个女孩,还与自己有“师徒情谊”,便更觉亲切了。

联谊会结束后,丁默邨主动要求送郑苹如回家。但他并没有将郑苹如直接送回家,而是转去了咖啡店,继续叙旧,由此开始了交往。

此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发展。

丁默邨极其宠爱郑苹如,十分舍得为她花钱。郑苹如也将恃宠而骄发挥得淋漓尽致,可即便如此,国民党方面也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下手机会。

因为丁默邨本人虽然好色,却对身边的所有人都保留戒心。每次约会,都是丁默邨主动邀约、安排。如果是郑苹如主动,他常常借故推辞。

哪怕郑苹如使小性子,表示不满,丁默邨也一直坚持原则。但到底是为了哄得美人开心,又能保证人身安全,他干脆给郑苹如安排了秘书的职位,打着工作的名义,私下幽会。

两人接触的时间越长,郑苹如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中统不愿夜长梦多,决定在1939年冬天实行狙杀。

这天,郑苹如邀请丁默邨到家中小聚,他欣然应允。谁料,丁默邨的车子离郑家不远时,他突然要求司机调转车头。

第一次刺杀以失败告终。

数日后,丁默邨带郑苹如参加朋友的宴会。

中统得知消息后,马上安排了第二次计划。

宴会当天,郑苹如特意精心装扮,意在迷惑丁默邨。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等车子行驶到静安路时,郑苹如临时提出逛皮草店。丁默邨觉得最多逛半小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便放心地随她下车进店。

刚一踏入皮草店,丁默邨顿觉气氛不对,透过窗户向外看,街边角落处人影攒动,形迹非常可疑。

他随即掏出大把钞票,扔在柜台上,对郑苹如说:“你自己逛吧,我先走了。”

然后,迅速奔向车内。

埋伏在门口的特工一时来不及反应,等他们拔枪时,丁默邨早已逃走,只在地上留下一片枪痕。

两次伏击失败,郑苹如深知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而丁默邨这边,明知郑苹如的身份,却不忍对其下狠手。

郑苹如打电话辩解称,这次纯属意外,毕竟丁默邨的对家很多。丁默邨则希望将郑苹如“招安”,收为己用。两人约定圣诞节见面。

其实,郑苹如决定圣诞节当天,带着勃朗宁手枪,亲自手刃敌人。

可惜,这通电话已被李士群监听。郑苹如刚踏入伪特工部的大楼,还没见到丁默邨,就被李士群的手下逮捕,关押进“76号”。

他还让人故意将这起“桃色恐怖袭击事件”散布出去,凸显丁默邨的失职。

李士群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投日的资历比丁默邨久,但一直屈居丁默邨手下,心有不甘。桃色事件刚好成了他整垮丁默邨的好机会。

所以,李士群连夜审判起郑苹如。

不论李士群如何威逼利诱,郑苹如只承认她“买凶杀人”,原因是“无法忍受丁默邨脚踏多条船,所以想给他点儿教训”,坚决否定这是政治刺杀。

为了能挖掘出更多线索,李士群将她交给林之江看守,自己前往郑家,用郑苹如的性命威胁郑钺,要他出任伪政权的司法部长。

郑钺以“有病在身”为理由,一口回绝了他。

刚走了李士群,又来了陈璧君。

陈璧君是汪精卫的妻子,她多次探监,企图说服郑苹如加入汪伪政权,但郑苹如不为所动。

愤怒的陈璧君带着丁默邨的妻子赵慧敏等人再次探监。

恨其入骨的赵慧敏在狱中动用私刑,命人将郑苹如绑在板凳上,用三层厚牛皮的鞭子狠命抽打她的下半身,直至皮开肉绽。

1940年1月,郑苹如在关押处,给家人寄出了一封信。

她在信中表示,自己很好,让家人放心,并请父亲帮她给王汉勋写一封信,报平安。

然而,羊入虎口,岂能全身而退。

一个月后,郑苹如被带到上海西郊的一处荒地,秘密执行枪决,享年22岁。

郑苹如的那封信,也成了寄给家里的最后一封信。家人们一直悉心保存,可惜后来不幸损毁。

郑苹如牺牲后,76号派人向郑钺索要一大笔善后费用,才能赎回她的遗体。可是,郑家根本拿不出那样的天文数字。

郑苹如的遗体就此失踪,直至今日仍未找回。

1941年,郑钺在女儿去世和不能入土为安的双重打击下,抱恨而终。

尽管当年的“刺丁案”震惊整个上海滩,可因为郑苹如至死都坚称是“情杀”,所以大家一直将她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人们提起她,也仅仅当成笑柄,经常用“丢上海名媛的脸、令家族蒙羞”等字眼形容。

两年后,家人才将郑苹如去世的消息,告知王汉勋。王汉勋悲痛不已,并决定终身不娶。

1944年,王汉勋在云南执行任务时,遇到极端天气,坠机而亡。

滚滚浓烟间,一张黑白照片飘扬在山间。

上面的女孩,明眸皓齿,微笑着看向远方……

后记:

1947年,丁默邨被国民党于南京执行枪决,他的罪名包括通敌叛国,以及杀害革命志士郑苹如等。



Powered by 太原享青春美容养生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